欢迎来到中学语文网!
  • 视频课堂
    栏目ID=50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 图片素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试卷中心 > 专题测试

专题测试

高守村先生传习题附译文——文言文阅读理解

  高守村先生传

  袁枚

圣人之道大而博,学者各以其学学圣人,要其至焉耳。后世河北宗郑,江左宗王,尚未闻其有所拘阂也。束天下而崇宋儒,自元明始。于是高才生退有后言,且过激。人见其激也,又群惊为奇服怪民,而莫敢近焉。

乾隆甲戌,高先生守村访余于白下,年七十许,清臞蘁立,高睨而大谈,解孔孟,专挡抃宋儒。其所见亦未必尽是,要皆的的然有心得者。余洒然异之。别六年,陶明府京山从滇归,道先生守姚安事甚具。又十余年,蒋苕生太史来,贤先生不绝口。二人非妄誉人者,余亦信先生果奇男子也。

苕生授二石刻,曰:“此先生知平彝、剑川二州《德政碑》也。滇人不文,序事不识体制,又过欲扬颂,如郗鉴见王导,意满口重,言殊不流。子其采而传之。”其一碑曰:先生廉不言贫,勤不言劳。王师征乌蒙,运饷六千石,而民不知。理傜讼,可和者和之,可决遣者决遣之,罔不当。其一碑曰:征剑川粮,减额外公件银两若干。引老君山水溉西庄,亩收增数鬴。丈鹅雅场,清其界,酋夷皆拜曰:“从此百年无事矣。”呜呼!能奇其口,为无穷之闻,以存先生,然则碑愈俚,民情愈真。

想先生之经德秉哲,殆不愧其言者。先生亡已久,子弟才下,无所发明。门生故吏,又惧大忤于俗,不敢张其说。余闻而悲之。

夫犯众敌,抗令甲①,以追取圣人之心,此其志直和万世为一朝者,而卒之身甫殁,姓氏就湮;然则与夫庸庸然曹出曹入者,何以异也?天之所以生斯人,使独异于众人者,又何也?追忆当日,先生与余天涯一邂逅耳,岂料身后事余为存之!而余亦岂料十余年后,尚有先生两知己在耶?夫儒者闇然之学,原不为名计,而卒其所以常存于天地间者,又舍名曷以哉?嘻!古之人所以重后死者也。先生名为阜,铅山人。

注:①令甲:法令。

6.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束天下而崇宋儒束:限制

B.滇人不文文:文字

C.想先生之经德秉哲秉:操持

D.又惧大忤于俗忤:违逆

7.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江左,即江东,相当于现在的江北地区,古人习惯以东为左,以西为右。

B.王师,朝廷的军队,如陆游《示儿》“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C.体制,指一定的规则、制度,文中指文章的体裁、格式等。

D.门生,指亲授学业的学生。后考生得中后,对主考官亦称门生。

8.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9分)

⑴人见其激也,又群惊为奇服怪民,而莫敢近焉。(4分)

⑵追忆当日,先生与余天涯一邂逅耳,岂料身后事余为存之!(5分)

9.请根据第三段文意,简要概括高守村为政的特点。(4分)

答案:6.(3分)B(文:写文章。)

7.(3分)A(应是“江南地区”。)

8.⑴(4分)人们看到他们言行偏激,又都感到惊讶,认为他们是穿着奇特服装行为怪异的人,没有谁敢亲近他们。

评分建议:“激”、“惊”、“近”,语句通顺,各1分。

⑵(5分)追忆当时,先生和我在远方只是一次偶然相遇罢了,哪里料想他身后事由我为他作传保存它。

评分建议:“天涯”、“邂逅”、“存”、反问语气,语句通顺,各1分。

9.(4分)①清贫廉洁;②勤于政事;③执法公正;④造福百姓。

评分建议:每点1分,意思对即可。

译文:

高守村先生传译文

圣人的学术体系阔大且广博,求学的人根据自己的学问向圣人学习,希望能够达到圣人的境界。后世中黄河以北地区以郑氏为宗,江南地区以王氏为宗,还没有听说他们之间有什么限制和阻隔不通的东西。限制天下学问而以宋代儒学为宗是从元明代开始的。于是才华卓越的人背后进行非议,并且言辞过激。人们看到他们言行偏激,又都感到惊讶,认为他们是穿着奇特服装行为怪异的人,没有谁敢亲近他们。

乾隆甲戌年,高守成先生到白下去看望我,当时他七十多岁,形容清瘦让人生畏,言谈举止气概不凡,解读孔孟儒学,专门贬低宋代的儒学。他发表的见解未必都是正确的,但是研究的都明显的是自己的心得。我惊讶的认为他与众不同。阔别六年,陶京山从云南归来,谈论先生担任姚安太守的事情非常详细。又过了十几年太史蒋苕生来访,称赞先生的贤能也是不断(对先生的贤能赞不绝口)。这两个人都不是胡乱赞美人的人,我也相信高先生果真是一位奇男子。

苕生送给我两块石刻,说:“这是先生担任平彝和剑川知州时候百姓为他刻的《德政碑》。滇人不擅长写文章,记述事情不知道体材、格式,又十分的想赞美先生,就像郗鉴见王导,”他很自满,口气很重,可是话说得特别不顺当。你还是选取一点然后写入传记。”其中一块碑上说:先生清廉但不说自己贫困,勤劳但是不说自己劳累。朝廷的军队征讨乌蒙,运六千石粮食,但是老百姓却不知道。审理关于徭役的案件,能和解的就和解,该审判发落的就审判发落,没有审判不当的。另一块碑上写:征收剑川的税粮,减收额外公共税收若干银两。引老君山的水灌溉西庄,让农田每亩增收好多鬴(计量单位,也作釜)。丈鹅雅场(不知什么意思)都被清理出他管辖的区域,外族头领都拜服他说:“从此以后百年不会再有事情了。”哎呀!能从他们嘴里称奇的,是没听说过的事情,用来纪念先生,然而碑上的记载越是非正式的,越能标明==表明老百姓对他的情感越真实。

想来先生保持自己的品德,运用自己的智慧,大概是为了无愧于自己的誓言。先生去世已经很久了,但是他的子弟才能不高,没有把先生的事迹发掘公开。他的学生和过去的同事,有担心违逆世俗,不敢扩大他的学说。我听说后为他们感到悲哀。

我触犯众怒,违抗法令,来追求得到圣人的思想,他的志向可以和万代的志向同日而语,但是他刚刚去世,名声就淹没了,既然这样那么他和那些庸碌无为的普通人了,又有什么不同呢?上天之所以生出这样的人,让他一个人的与众人不一样,又是为什么呢?追忆当时,先生和我在远方只是一次偶然相遇罢了,哪里料想他身后事由我为他作传保存它。而我又怎么能够预料十几年后,还有先生的两位知己活着呢?儒学本是一种低调的学问,原来不是为了求取名声的,但是最终能在天地间得以长存,又怎么能舍弃求取名声呢?嘻!这就是古代的人看重我这样的未死的人的原因。先生名字叫阜,铅(yán)山人。(译者:封士亮   水平有限,请方家指正QQ:3093779544)

  • 标题:
  • 评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