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学语文网!
  • 视频课堂
    栏目ID=50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 图片素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试卷中心 > 专题测试

专题测试

上张仆射书

 上张仆射书 唐/韩愈

九月一日,愈再拜: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事节目十余事来示愈。其中不可者,有自九月至明年二月之终,皆晨入夜归,非有疾病事故,辄不许出。当时以初受命不敢言,古人有言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若此者,非愈之所能也。(愈下或无之字。)抑而行之,必发狂疾,上无以承事于公,忘其将所以报德者;(忘或作望,非是。)下无以自立,丧失其所以为心。(丧,或作哀,或校作衷,皆非是。)夫如是,则安得而不言?

凡执事之择于愈者,非为其能晨入夜归也,必将有以取之。苟有以取之,虽不晨入而夜归,其所取者犹在也。(或无将字与而字。所取下亦无者字。)下之事上,不一其事;上之使下,不一其事。量力而任之,度才而处之,其所不能,不强使为。是故为下者不获罪于上,为上者不得怨于下矣。(或作也。)孟子有云,今之诸侯,无大相过者,以其皆“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诸本皆如此。阁本二教字并作命,方从杭、蜀、《苑》,教作受命,所受教作所以受命。云:“考《孟子》,上语当作受命。”今按:依《孟子》则上语不当有受字,下语不当有以字,而二命字本皆作教,童而习者,皆能知之,不知方氏何据而云。考《孟子》上语当作“受命”也。)今之时与孟子之时,又加远矣,皆好其闻命而奔走者,不好其直己而行道者。闻命而奔走者,好利者也;直己而行道者,好义者也。未有好利而爱其君者,未有好义而忘其君者。(《文苑》而爱作而能爱,而忘作而不爱,二语并无者字。)今之王公大人,惟执事可以闻此言,惟愈于执事也,可以此言进。(“此言进”,或作“言此言”,或作“言此事”。

愈蒙幸于执事,其所从旧矣。若宽假之使不失其性,加待之使足以为名。寅而入,尽辰而退;申而入,终酉而退。(终或作中。)率以为常,亦不废事。天下之人,闻执事之于愈如是也,(闻下或无“执事之”三字。)必皆曰:执事之好士也如此,(好或作待。杭、蜀、《文苑》只此句有也字,余并无,今从之。)执事之待士以礼如此,执事之使人不枉其性而能有容如此,执事之欲成人之名如此,执事之厚于故旧如此。又将曰:韩愈之识其所依归也如此,(阁本惟此句有也字,余并无,今从之。)韩愈之不谄屈于富贵之人如此,韩愈之贤能使其主待之以礼如此,(能上或无贤字。)则死于执事之门,无悔也。(则上或有苟如此三字。)若使随行而入,逐队而趋,言不敢尽其诚,道有所屈于己。(或无所字。)天下之人,闻执事之于愈如此,皆曰:执事之用韩愈,哀其穷,收之而已耳;韩愈之事执事,不以道,利之而已耳。苟如是,虽日受千金之赐,一岁九迁其官,感恩则有之矣,将以称于天下曰:知己!知己!则未也。(或无复出知己二字。)

伏惟哀其所不足,(哀下方有察字。按:下方合有察字,此不当有。)矜其愚,不录其罪;察其辞,而垂仁采纳焉。愈恐惧再拜。

【注释】

[1]上张仆射书:本文写于唐德宗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九月,时韩愈在徐州任节度推官,因不堪忍受“晨入夜归”的刻板幕僚生活,故上书与徐州张建封商谈上班时问问题。张仆射,即张建封。仆射(忙),官名,秦代始置。唐代尚书省设左右仆射各一人,为尚书令之副职,从二品官,为宰相之职,掌统理六官之事。当时张建封任徐、泗、濠三州节度使,加检校右仆射,故称。

[2]受牒:接受任命书。牒,官府文书。

[3]使院:指节度使之官署。

[4]持院中故事节目:拿着院中原有的规章制度条目。

[5]狂疾:疯癫病。

[6]上:对上。  承事于公:接受您委托办理的事务。

[7]丧失其所以为心:使我丧失具有独立人格的心志。

[8]执事:有职守之官员,对对方之敬称。

[9]有以取之:有可取之处,指其特长。

[10]不一其事:不一定采取同样的做法。

[11]度才而处之:衡量其才干而适当安置他。度,揣度,衡量。处,安置。

[12]大相过:指在德、才方面都大大超过别人。

[13]  “好臣其所教”二句:语出《孟子·公孙丑下》:“今天下地丑德齐,莫能相尚,无他,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  臣其所教:以其所教者(不如自己者)为臣。  臣其所受教:以其所受教者(比自己高明者)为臣。

[14]加远:指相差更远了。

115]直己而行道者:自己守正不阿而努力实践自己主张的人。直己,守正不阿。

[16]以此言进:把这些话说给您听。

[17]率:大抵。

[18]不枉其性:不委屈其本性。性,本性,天性。

[19]依归:归附,投靠。

[20]谄屈:同“谄曲”,曲意逢迎。

[2l]尽其诚:竭尽其诚意,即知无不言之意。

[22]道有所屈于己:不能行自己之直道。

[23]九迁其官:给他升官九次。

[24]伏惟:下对上的敬辞,多用于奏疏或信函,这里是希望之意。

[25]矜:怜,惜。

[26]垂仁采纳:施行仁义而采纳其意见。垂,上施于下。

【译文】

九月一日,韩愈再拜:我接受任命书的第二天,在节度使官署内,有府中小吏拿着官署中原有的规章制度十多条来给我看。其中有一条我做不到,即自今年九月至明年二月末,都要早晨入府,至夜归去,不是生病或其他事情就不许随便出去。古人有过这样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也都有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像这样的规定,就不是我韩愈所能办到的。如果强迫我执行它,那我一定会犯疯癫病的。这样,对上我没有办法接受您委托我办的事情,对我自己来说,也使我无法自立于世,使我丧失具有独立人格的心志。既然如此,那我怎么能够有话不说呢?

大略说来,您之所以选择我给您做幕僚,并不是因为我能“晨入夜f了”,必定是我有其他可取之处。如果是我有其他可取之处,那么,即使我不“晨入夜归”,我的可取之处依然存在。在下位的人事奉上司,不一定采用同样的做法;在上位的人使用下属,也不一定采用同样的做法。应该衡量他的能力来任用他,衡量他的才干来适当安排他,他自己所不能做的事情,不要强迫让他去做。这样就可以使在下位的人不得罪在上位的人,在上位的人也不会被在下位的人所怨恨了。孟子曾经说过:如今的诸侯们之所以没有人在才、德方面都远远超过别人的原因,就在于他们都“喜欢用那些不如自己的人为臣,而不喜欢用那些比自己高明的人为臣”。如今的当权者,和孟子时代的当权者相比,就相差更远了,他们都喜欢那些惟命是从的人,而不喜欢那些自己守正不阿而努力实践自己主张的人。惟命是从的人,都是好谋私利之徒;守正不阿而努力实践自己主张的人,都是好行信义的人。从来没有好私利的人真正忠爱其国君的,也从来没有讲信义而忘记为君效力的人。如今的王公大人中只有阁下您可以听进去这些话,也只有我韩愈能够把这些话说给您听。

我承蒙您对我的宠幸,是由来已久的了。(古诗百科)您宽容我,使我不丧失本性;优待我,使我足以知名。我每天寅时进入官署上班,辰时过完我下班;申时我再进入官署上班,酉时过完我下班,大抵经常如此,我也不因此耽误公事。天下的人知道您这样对待我,一定都会说:您是这样的爱士,您是这样的以礼待士,您能如此宽容使人不枉屈其本性,您能如此想成人之名,您能如此厚待老相识。人们又将说:韩愈能如此识别自己所投靠的人,韩愈能如此不曲意逢迎有权势的人,韩愈的贤达竞能使其主人如此待之以礼。如果这样,那么我就是死在您的门下也毫不怨悔。如果让我随众人的行列去上班,跟随众人而趋进,说话不敢竭尽自己的诚意,也不能行自己之直道,天下的人听说您这样对待我,都会说:您任用我韩愈,只是哀怜我的困窘,把我收容起来罢了;我韩愈事奉您,也不是由于志同道合,而是图一己之私利罢了。假如是这样,即使您每天给我千金的赏赐,一年九次升我的官职,让我对您感恩,那是有的;如果将让我对天下人说您是我的“知己,知己”,那是不可能的。

我希望您哀怜我做得不够周到之处,怜惜我的困厄处境,不记下我的罪过;希望您详察我的言辞,施行仁义而采纳我的意见。韩愈诚惶诚恐,再次拜谢。

【作者简介】

韩愈(768-824)唐代诗人,文学家、散文家、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州南)人。谥号文公,故世称韩文公,是唐宋八大家(韩愈,柳宗元,苏轼,苏辙,苏洵,欧阳修,王安石,曾巩)之一。自谓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郡望”一词,是“郡”与“望”的合称。“郡”是行政区划,“望”是名门望族,“郡望”连用,即表示某一地域国范围内的名门大族。)而韩愈世居昌黎,故又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与柳宗元同为“古文运动”倡导者,故与其并称为“韩柳”,且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提出了“文以载道”和“文道结合”的主张,反对六朝以来的骈偶之风,提倡先秦、两汉的散文,文学上主张“辞必己出”,“惟陈言之务去”。著有《韩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师说》等等。有“文起八代之衰”的美称。

  • 标题:
  • 评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