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学语文网!
  • 视频课堂
    栏目ID=50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 图片素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作文中心 >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爷爷的竹编

爷爷的竹编
        爷爷会做竹编。印象最深的是竹篮。
        我很小的时候,爷爷便常常在春夏之际去屋后的竹林里转悠,选中了竹子后便利落地砍断,而后捆成一束,拖到院子里,细细地砍去分枝与竹节。当竹子只剩下光滑的横杆时,爷爷再用一种叫篾刀的东西把竹子从上往下劈开,竹子在一声声清脆的鸣响中变成了一束束细长的竹篾条。在挑选过后,爷爷在院子里寻一空地,把篾条交叉放置,交于一个中心,再用一根根的篾条从中间向四周紧贴着围绕成圆。在围成一个直径20厘米左右的圆时,停下来,铺于地上,让它们紧致一段时间,而后便将更长的篾条由下往上一面箍紧,一面间隔着捆绕。在爷爷的手里,便有了篮子的雏形。
        在那些清脆的日子里,我常常蹲在爷爷的身边,把玩着爷爷的工具,或是用脚踩在刚刚成形的竹盘上。爷爷总是温和地笑着摸摸我的头,提醒我:远一些,被刮伤了就要去徐先生(村里人习惯把医生成为先生)那里打针喽!然后我就会放下东西,吐了吐舌头,站在爷爷的身侧饶有兴趣地看爷爷做竹篮。
现在爷爷已经不会再做竹编了。筐、篮已经可以随处买到。当然那些多是塑料的。爷爷已经是村子里最后一位做竹编的老人了。随着爷爷的停手,这一传统风俗在我们这里寿终正寝。
        闲置在阁楼里的竹篮缄默了好多年,它曾由出生时的青翠成为成熟的明亮的黄色。现在却满身的灰暗与荒凉。曾几何时,奶奶挎着它去集市,我在旁边一路小跑地跟着。竹篮随着奶奶的迈步而轻轻摇晃。偶尔东西太重,它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喘息,像是抱怨,又像是逗乐。我常常吵着要拿着竹篮,可每次都走得磕磕绊绊。当我触碰到粗实的篮柄时,那被奶奶和爷爷的手摩挲了千万次而孕育出的光泽和温暖,让我深深地依恋着。新的竹篮是冰凉的。可与人相处久了便会温暖。新的竹篮载起重物时,会有明显的略显娇气的嘶吼,而成熟的竹篮却只会坚定而从容地吱吱呀呀。竹篮承载着那时人们对生活的亲切与热爱,对苦难甘之如饴对生命满怀希冀的情感。
        可惜它还是濒临灭绝了。被冰冷无情的塑料,被其他先进的材质冷笑着驱走了。被沉溺于现代便捷、繁华的生活姿态的人肆意地赶走了。从此,篮子就只是篮子,没有了淡淡的竹香,没有了通体的光泽,也没有了被爷爷和奶奶摩挲过后的温润。
竹篮离开了,可离开的又何止是竹篮?
        现在村里人不会在夏夜坐在场上纳凉,不会围在老人跟前听他讲故事,不会在打谷时全村不寐,不会在秋收时互相招呼帮助……或许是小区的月色没有彼时的清凉,或许是小区的空地没有彼时的宽敞,小区内的人们终究不再熟悉,一扇扇冰冷的铁门保护着现代化的家居,却隔断了曾经相连的心。
        爷爷的蔑刀已经锁在了柜子里。它随着它所承载的那些风俗,那些意蕴和那些温情一同沉睡了。
        可是,它们什么时候会再次苏醒呢? 
[推荐语]
        这也是一篇文化反思类文章。作者用细腻的笔调,充满感情地再现了爷爷编制竹篮时的场景,回忆了竹篮被爷爷和奶奶摩挲后的光泽和温暖。竹篮是寄托情感的载体。竹篮的渐渐消失,其实质是逐渐远去的温情和渐渐冷却的心灵。所以作者在文章末尾对这一层意思做了进一步的引申,表达了对温情逐渐逝去的忧虑,引导人们思考传统和现代之间的冲突。
 
  • 标题:
  • 评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