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学语文网!
  • 视频课堂
  • 图片素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作文中心 >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张二平头——张居祥

 张二平头

张居祥

    张二平头是盱眙黄牌街的一个理发店,店虽小,名气却大,是一家百年老店。当年,山城著名书家张聿,第一次来此理发后,欣然命笔题了店名:张二平头,还赠对联一副:试问天下头颅几许,且看老夫手段如何!口气颇是豪壮,老主顾们都说,这副对联,还只有张二当得,别人不配。

    张二剃头,推剪刮按,样样称绝。尤其是推平头,更是他的拿手绝活,客人到张二的店中,不消久等,手推在手,长臂轻舒,眨眼间,活就做完了。张二的绝技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从父亲老张二那里学来这套本领后,张二苦心经营,加上他待人极和善。所以生意做得越发红火。张二膝下无子,不惑之年才生得一女,叫英子,如今英子已成年,模样极标致,有一次,她往小店里一站,整条街的后生都涌来,让张二将他们爆炸式的发型推成平头。

    可张二眼下碰上一桩棘手的事,张二想将手艺传给英子,可英子心气高,看不上父亲的手艺,闹着要到省城去学美容美发。眼看着张二平头后继无人,张二心里堵得慌。

    那天半壶酒下肚,张二问英子:“不学爹的手艺?”

    英子低着头,话却说得坚决:“不学!”

    张二脸一沉:“为什么?”

    英子说:“平头不好看,老头子才剃!年轻人谁稀罕。”

    张二一愣:“那天,一条街的后生都来推平头,不好看?”

    英子就偷偷地笑:“不好看!”

    张二摇头说:“山上雷达站那些当兵的头,可都是我剃的,也不好看?”

    英子说:“可那是白剃,不挣钱!”

    张二脸一黑,把酒杯猛地往桌上一掼:“就算你学了那玩意,也得为那些个兵推平头!”

    英子还是去省城,张二的生意有点冷清。除了几个老主顾,就是山上的那些兵。看着满大街的年轻人那种各式各样的发型,张二有些心酸!

    半年后。英子回来了,英子对张二说:“爹!您老忙了一辈子,也该回家享享福了,把店交给我吧!”

    张二说:“交给你行,那你得学我的手艺!”

    英子说:“我学它干嘛啊?”

    张二神色黯然:“给那些兵推平头。”

    英子不吱声!英子有自己的打算。英子想把这店重新装潢一下,做美容美发生意,挣大钱。

    “算了,不难为你了!你也做不来!”半晌,张二叹了口气说,“可你要记得,要不是那些兵,淮河发大水那年,你早就没命啦!”

     英子嘴巴动了动,没吱声。半晌,张二叹了口气说:“算了,不难为你了!你也做不来!”

    张二一宿没睡。天没亮,就把吃饭的家当拾掇拾掇,用早年的剃头挑子一挑,走了。英子跟在后面喊:“爹,您老回家歇着,这儿有我呢!”张二头也没回。只听见剃头挑子“吱呀——吱呀——”

    英子站在门口,有点发愣,忽然听到寂静的小巷深处传来一声:“谁——剃——头——”声音苍凉,让人想落泪。英子有点后悔!

    张二没回家,他挑着剃头挑子,一路吆喝着上了山!来到雷达站营房门口,让站岗一个老兵一愣。忙问他出了什么事,张二说没事,就是想再给大家推一回平头!

    老兵就乐,说:“大爷,要剃头我们自个儿去不就得了,还烦您老一大早挑着挑子跑来啊!”

    张二说:“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老兵听了不敢怠慢,说:“大爷,您老先进屋歇着,我告诉连长去。”

    连长笑着进来,对张二说:“您老来得正好,我这新兵刚到,老兵要退伍,三百多号人,您老啊,住下来慢慢剃。”

    张二很兴奋,说:“好久没活做了,今天就让我过个瘾,你把战士们都集中起来,我一口气把活干完!”

    连长说:“大爷,您开玩笑了……”

    张二急了:“谁跟你开玩笑!这回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连长赶紧命人吹号集合。

    新兵老兵,三百多号人,齐刷刷地坐在营房前的空地上。早晨的阳光金子一样洒在山坡上,也洒在张二的脸上。只见他神色庄严,将挑子中的家伙一字排开,然后,左手执四把剪刀,右手执一把推剪和一把桃木梳。双手上下翻飞,手中剪刀、推刀并用,像一群银色的蝴蝶,翩然起舞。剪刀过处,战士们的头上,一寸来长的头发,一根根精神抖擞地直立着,像割过的韭菜,地上落了一溜一溜的头发像是一条条的黑缎子。山坡上,早已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屏气凝神,像是在观看一场表演!

    日头过西,张二长舒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一项庄严的使命,人一下子就瘫了下来。一直在人群中的英子冲上前去,跪在父亲的面前,泪流满面。

十天后,装潢一新的理发店重新开张了,店名仍叫“张二平头”,店主是英子,英子郑重地把那副老楹联挂在刚漆过的红彤彤的立柱上。

 

  • 标题:
  • 评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