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学语文网!
  • 视频课堂
    栏目ID=50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 图片素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作文中心 > 优秀作文

优秀作文

优秀作文六篇

 肝胆皆冰雪

澄光自照,穿过空置的杯子,于洞庭湖上映出冰雪似的真我。心头放不下尘世,自己也消失在人海。唯有心头不挂闲事,才能成为冰雪肝胆的自己。

勿以俗世规则所困,礼,不能节人;乐,何尝发和;书,未曾记事;诗,岂在乎达意。万象流传,毫厘必失,所以千里必差。纠结于心头的竟是他人所述的意义,又是何苦,阮藉总带着酒,驾着牛车,到处晃悠,行到绝处泣血大哭,既使不理繁文缛节,使他遭受冷眼,他也以一句“是终我乎?是以不终我乎”,坚持本心的干净。大人先生游于八尘之外,他的心魂却囿于凡间,本大小两不相及,又有谁凭什么 ,去教他君子当如何?他的心小,只容得下天地宇宙,便以千岁为一朝,万里为一步。

一人,一酒,一天地,一宇宙,一个肝胆冰雪的真我。

当人心中有火一样单纯的信念,他就是自己,茨维塔耶娃,激情的女儿,她的诗歌能把最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交融一处,足见心头纯粹。水与火不是不和吗?她非写下“火焰在我发旁流淌。”天与地不是尘泥之别吗?她非说:“天空之上是我的葬礼。”即使被大火烧毁房屋,她也只发出铿锵的破裂声。她的心中太纯粹,只有激情的火焰兀自燃烧,于是她的受难拔节在更高的高度:弃置了杂念,她的真我充满人性的光辉,一片冰雪干净。

让心顺应自然的感召,才能心头无闲事。唯有最无知,才能极尽想像而毫无痕迹。王国维口口声声的那句,有境者自成高格,格者,天地日月心,境者,不过一个真我。本心显于天地之间,舒展的样子就格外动人,同样,写悠然见南山,有人读来满心归隐之念向往之情,顺应本心的人读来,只读到一个叫陶渊明的心。我知道曾有这样的生活,水路旱路地走上半个月,去看远方的山川;在云南的小城晒太阳,一整天看不到一个熟人,在草原弹琴唱歌,所有歌都是一首歌:

日升日落,草原辽阔。

莫因远望天边的杳鹤,错过无数春江月明。

《周易•文言》古老的记载——夫本心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那么心中别装太多东西,揣一颗干净的心,透过桐间霞落,柳下风来,窥见肝胆如冰雪的真我。

【点评】这是一篇颇为难得的佳作。语言洗练而有光泽,思想常从逆向发散。几乎处处点题、时时炫技。陶渊明与《太史公自序》的事例,选择了独具匠心的角度。议论中夹杂描写与造境,给人以美的享受和思想飞驰之感。

我吹南风意

海子曾说:“当我两手空空的站在你面前时,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他是手中空无一物,年华虚度,可海子却有个圆足的自我,比起他,行囊满满的自己却在五光十色的世界里气息奄奄,一身疲倦。

我们或许是民国南渡北归的文人师长,或许是肩负一家嗷嗷小儿的父母,又可能是街头巷尾不住徘徊的请缨志士。可卸下这一切风刀霜剑的折耗,我们终会于“我”这一自身。纵然国亡家仇,颠沛流离,汪曾祺笔下香气流连,那些乌鱼锅贴、那味昆明的红杨梅……

这些点滴、平淡的滋味描绘出的——才是真正的我们。

有人写“苍山被雪,明烛天南”,就自有人娓娓而柔软,写那亭亭如盖的枇杷树。

漫长的金钟焚毁、旅途不归不会打败我们的铁甲和防备,因为我们早已练就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我们千人一面,在一遍遍的心灵鸡汤中培养坚韧不拔的幻觉,在尘世茫茫中不断承担起新的责任,为蝇头小利四处奔走——却早已将那个为花而感时,对月而垂泪的自己给弄丢了。

昔时的人们春宵苦短,也不必几世经年的蹉跎岁月,只要一片桃叶,一封信就叫人心潮席卷

“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汪伦一言,太白君便弋江而去了。他们细细磨墨,展一封信;他们徐徐图之,留一微情。

我们哪里真要珍馐不知数,又哪需牵肠挂肚酒凝咽。

一声呵,便随!

一回眸,便安!

不由忆起陆文夫那一壶日月,空空的壶,悠悠的心,却是溢出的惬意知味。老来的他饮不起旧时的豪迈,可如今的他也不再溺于那些动荡岁月的愤恨难寐。现在的一抿白酒、两三小菜,虽空犹满。

诚然,世事总挂我心头,暖风熏得我们晕头转向不知位。

然而抬头看“太阳强烈,水波温柔”,其实也就知道——我们不必钟鸣鼎食,不求俨骖騑而驰,甚至连渔者空钓的富春江也不需。

我们只要一个圆足的自我,那便会有迢迢春水栖流萤,也自有悠悠南风吹梦来。

【点评】文章在结构安排上很有四两拨千斤之妙,所举例子纷至沓来,令人目不暇接,以美论理、以情载言。若能再有对某一个点的追问与挖掘,文章将会拔节至更高的境界。

隐于俗世

玻璃杯中的液体,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闪烁着细碎耀眼的光芒,再看杯子本身,似乎也多加了一层莹莹的滤镜,愈发玲珑剔透。待酒水倾尽,留下的却仍然只是一个干干净净的杯子,清爽如初。

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纷繁复杂的世界扑面而来。尘世苦心尔,俗务,名利加身,被羡慕这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可心中真正追忆万千的,也正是那无所顾忌,顽劣懵懂的年少时光。毕竟那样未加雕琢的自己,似乎才是本打算成为的自己。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清浊全不由它。可是只要一路不停地向前奔跑,待到汇入江河湖海,又会发现另一个世界。总爱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究竟怎样才算初心?正如文学之于史铁生,家国之于文天祥。理想可以改变,信念不可改变;现实可以改变,可所做的一切却仍将继续。初心坚持不易,可是外物改变地更快,若仅仅因为外物而一变再变,这样不但转圈原地,更会错失时机、失去锐气。本性不易移,大多数看似得到的东西也终将失去,真正长久的存于心中的,信念而已,本心而已。

梭罗选择独居在瓦尔登湖畔,张岱宁愿用余生怀念故园,王阳明被贬龙场后方于天地之间悟得“心学”。由此观之,大约心生清净的时候,追求更容易有所展现。于普通人而言,每日所想的大约都是学习、升职、加薪这样普通的问题。而大多人对于古人闲暇悠然甚至隐居山林的生活或多或少都存了向往之心,也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卸下烦恼,一身轻松。这样的生活放到现在已是求而不得,但这样的心境却未必不能感受。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看似随波逐流,万事万物皆不入我心,但实际则却需要对自己清醒认识,是水的清浊都无法改变的。只欣赏我这一方江上景,钓着愿意上钩的呆头鱼,又何碍于山林或俗世,心中早已“四大皆空”。

舍却俗务缠身,安守本心不负,便也可以做得尘世之中的“隐士”,追寻自己的天地。

【点评】这是一篇中规中矩的议论文,却能够自然流利地传情达意。从杜诗到梭罗到屈原,能够一气呵成,理贯其中。最精彩的还不是“从书中来”,而是“到生活中去”,“学习、升职、加薪这样普通的问题”也能自然对比也具有观照现实的意义了。

却道是吾身

觥筹交错,终究只是杯盏。可人们总因盛入其中的琼浆玉液忽视了其自身价值。殊不知一口饮尽之后,最终剩下的,只有杯盏本身。

鲜有人看见杯中盈满时,心中默道:那只是一个杯子。不过也难怪世人浮躁——在急如洪水的时代潮流中,几人能停下脚步?

在现在快节奏的生活中,许多事物的原本意义和价值都被掩盖了。同样的酒杯,却喝出了不同的意味。正如北岛所言:“我们曾经深夜畅饮,聊的是理想,是追求。现在酒杯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灯红酒绿迷了眼,于是在随波逐流的热闹欢呼中,渐渐失去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梦想是可贵的,它犹如初心一般,指引着你,让你不偏离自己的航道。当自己脚步错乱时,别急着赶路,去试着做一场梦,做一场属于自己的梦。庄周梦蝶,方如蝶那般自由;苏子梦鹤,方如鹤那般坚忍。只因他们在梦中找到了自己本身,梦醒来,我依旧是我,初心未改。管他不合世俗,管他青衫灰黯,我亦能觅得自己的欢乐。

可总有些人,梦的不是自己,而是自欺欺人。木心在一间酒馆里,看见伙计往黄酒里加糖,便感叹江南不在。从前喝黄酒是不加糖的,可是现在人们已经没有耐心去等待苦涩后回味的甘甜了。他们需要一种快速的强烈的味道来刺激他们麻木的灵魂,却在一次次敷衍后失去了品味黄酒自身回味的能力。他们所失去了的,不只是黄酒的原味,更是自己的灵魂。

就连如此智慧的纪伯伦也曾扬言到:“我们一路又唱又跳,却无词无曲;我们走了很远很累,却忘了为何出发。”人生旅途漫长,容易迷失自己。可是心中总要有一个值得自己维护的念想,正与黄庭坚坐拥自己的喧寂斋,亦如丰子恺心中自有一个缘缘堂。岁月会侵蚀身体,可是坚定的灵魂是无法被岁月侵蚀的。

李可染曾言:“可贵者胆,所要者魂。”大概也是要寻求本心的意思吧。奈何他如何浓墨重彩,都掩饰不了心灵的美丽。只因他找到了自己,画中有魂。

苍茫的人海中,别着急追求目标,还生命以历程。何处寻真理?却道是吾身。

【点评】此文最平凡的表述却也是最难得的匠心。文章第四段的句间关系是思维的连缀,作者注意到了承前启后以及适时展示才华的并行不悖。类比句、关联词,都成为作者驾轻就熟的手段。要之,朴实、大气。

放空

当一张纸上写满了字的时候,人们会说“这是一篇文章”;当它被涂上各种各样的颜料时,人们会说“这是一幅画”;只有当纸上面什么也没有时,人们才会说“这是一张白纸”。

我们每个人一出生的时候都是一张白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天的所见所闻所感都是不同颜色的画笔,为我们添上一抹抹印记。然而当不同的颜色交汇时,纸上就变得混乱,生命之初的那一抹纯白也再难寻觅了。这时,我们要做的就是静下心来,放空自己,适当地擦去纸上的一些污渍,与那些纯净的色彩为伍,坚持真我,固守本心。

杨绛先生和他的丈夫钱钟书都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在成名后,邀约采访蜂拥而至,电话线也总是处于爆满的状态,参加一次活动的报酬更是高达八十万元。可正如杨绛在《隐身衣》一文中写道:“我不想要名也不追求利,若问我最想要什么,便是隐身衣这一法宝,好让别人都看不到我们,方能安心写作。”当身边被金钱和名利充斥着的时候,他们二人却能够将心放空,只与文学为友,给自己的内心留下一片净土,坚持着热爱写作的自我。

不仅功成名就的人要学会在物欲中坚守自我,身处逆境的人们更要学会放空内心,保持本真的初心。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脚步的迈进,工业化的浪潮滚滚而来,追求诗意自然生活的作家苇岸自然就成为了时代的逆行者。他没有让自己被反对者的嘲笑谩骂填满,而是在北京昌平的郊区围了一小块地,把内心放空,与自然亲近。在一年的时间中,他用手去感触大地的粗粝与宽厚,用眼去观察生活在角落的微不足道的生物,用心去感受那被风儿捎来又散落在空中的消息……他在与自然的交谈中重拾了自我,更是编著了《二十四节气》一书。

而放空心灵的最高境界便是与自己的灵魂对话,在向内探求本心之时获得自我。

曾经看过一张林清玄的照片,窗外午后的阳光为他镀了一层金边,而他淡笑不语,膝上卧着一只眯眼的猫。正是这样一个如莲般的人,心中柔软,却有力量。他曾无数次地追问自己生命的意义与真谛,也终于在和黑暗灵魂的舞蹈中发掘出了那被掩埋太久的自我。

诚然,做到佛祖那般四大皆空对我们来说过于不易,但我们要学会的是适时的放空自我,给心灵留下一寸净土,给自我留下一抹纯白。

【点评】文章结构中规中矩,开头类比运用恰当,素材解析切合主旨。全文结构显得波澜不惊,详略问题还值得深思。“放空”二字简明扼要,如有可能,还可以多角度探究“空”的深意。

愿使金樽空对月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腰间的酒壶,不必等到满月,即可斟满而尽。休去管俗世浮名,何不如浅斟低唱?那山路蜿蜒,那溪流宛转,我愿蘸墨挥毫,将这一程山水描摹纸上。

我素爱饮酒。取出随身携带的酒壶,在这样的山间邀月对饮,确是一种惬意。诚然,此刻与朋友同饮,最好不过;但在这蜀地深山,了无人烟,对山水而饮足矣。那些朋友的酒力是无法企及我的,他们只知我爱痛饮,一醉便抛却世事,飘然欲仙,便冠我以酒中仙之名。他们更擅长的,怕是与官僚相面的应酬,每次饮酒前敬天地,感皇恩,酒过三巡还需叩首拜谢。这是我所最厌恶之事了。

我——青莲居士,亦曾赴过这样的应酬。幸运的是那位员外并未赏识我,终于无需歌功颂德、蒙恩而饮,也让我留了此自在之身。应酬之酒,滋味是最不耐品的——斟酒前后的那些行礼,便已将酒中的自然之趣减了大半。再如端酒时还需兼顾对方的眼色,生怕何处不慎触怒了主上,咽下的甘醇都时常战战兢兢地变了味。这时的金樽里何能谓美酒,更多是无意义的张皇、势利的庸俗。正如酒桌上那些唯唯诺诺、见风使舵的面色,何处还有弹琴长啸、青眼高歌之悠然?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这便是我奉谢公为知己的缘由。谢灵运的山水,是入了画的山水,是衬了酒的山水,是使人抛却了天地、心中仅留的那片山水。试问今朝之文人墨客,谁人能白描出、渲染出那片山水?才思敏捷如骆宾王,本最善描摹这方山水,却因受政变牵连,彷徨于牢狱,心中再装不下山水;笔力深厚如杜工部,亦常歌咏这自然之景,却终日忧患家国、抑郁难簪,无暇顾及这方山水。他们的杯中装了太多世事,太多繁冗,因而迷了心境,再映不出这般灵动纯洁的山水。

我见天下苍生,亦不过如此。熙熙攘攘,皆为名来利往;庸庸碌碌,尽是草芥之事。奔走异乡,四处取饮,杯中盛了百家酒,却容不下一家味。于我所闻,每个人呱呱坠地时,都是一位天仙降临尘世;待到度了人间冷暖,经了数旬春秋,似是懂得了人间道理,却又被这世间的纷扰迷了双眼,终于沦为凡人。古今以来,只有寥寥几人逃出这轮回之劫。岂不悲哉!

“谪仙”之名,或为对我之褒奖,然而,我总希望这凡间有我更多的知己,更多的“谪仙”。世间行走的芸芸众生,总是为俗念所困,这俗念也不过是食色、名利、权势之类贪欲。若是放下贪欲,心智澄明,才能让这天下山水尽收眼底;放下应酬的酒杯、庸碌的斟壶,斟满自然的醴酪,才是人世之清欢滋味。将杯中的俗念一饮而尽吧,留下这一方空樽,返璞归真,才得以入仙人之境,得逍遥之心。

我站在山顶,清冽的银辉洒下,我邀她共品甘醇。耳畔阵阵松涛掠过,不见山下万家灯火,只有一轮明月点缀着浓墨的夜色。人生得意须尽欢,我更愿使金樽空对月。

【点评】作者一改视角,我即“李白”——却又高于“李白”。自我代入后的结果,即作者与千年前的古人进行了隔空对话。“互见法”的使用使得李白丰富起来,骆宾王、杜工部皆冶为一炉。却丝毫不失对主题的层层披入——“莫”“愿”置换后,文章已化境。

 

  • 标题:
  • 评分:

    相关文章